一百五十年悠久历史

米兰最古老酒店最负盛名贵宾见证了米兰一个半世纪的历史。

历史

最初的“米兰旅店”,今天的米兰艾特德大酒店,于1863年5月23日(星期六)首次对外营业。 酒店最初委托建筑师安德里亚设计建造,安德里亚因1831年在米兰设计了风雨商业街廊而出名。
酒店起初并没有现在这么大, 一座折中派风格的建筑,建筑正面和装饰元素很多都采用了新哥特式, 这些参考文献出自当年出版物,灵感来自英国浪漫主义运动:通常被称为“哥特式复兴”。
酒店后经几次扩建,并于1879年增建一层。 临近十九世纪末期,该酒店因其是唯一一家提供邮政和电报服务的酒店而获得重要地位, 为此,经常有外交官和商人光顾,酒店拥有约二百间客房,一台“斯蒂格勒”液压升降机(在近期的整新工程中经过修理维护,目前仍在使用中),一座小型冬景花园和一个奢华装饰的餐厅。

150 年悠

1863
Hotel in Milan
今日
Grand Hotel et de Milan
Grand Hotel et de Milan depliant storico
尊贵客人
在入住米兰艾特德大酒店的众多最负盛名的贵宾里,我们要提到大师朱塞佩·威尔弟,他于1872年决定在此居住经商,并往返于圣阿加塔的乡村住宅休闲放松。那些年,威尔弟耗费很长时间先后研究了“奥赛罗”和“福斯塔夫”。
那时,女伯爵夫人因唯一的女儿过世而悲痛欲绝,后来在她的房子里创建文化沙龙后才恢复社交生活。 加入女伯爵夫人沙龙的有像曼佐尼、卡塔内奥、克伦提、马那哈、巴尔扎克、罗西尼和威尔弟这样的人物,当时威尔弟的妻子和孩子身亡,他饱受折磨,多亏了这个沙龙,他才得以找到新的灵感,并最终成功创作了“纳巴柯”。
缺席了四十年并沉寂了十五年之后,1887年2月5日,威尔弟带着他的“奥赛罗”重返斯卡拉歌剧院的舞台。那是一个伟大的日子,午后不久整个城市都在沸腾,在那个冬天的日子,所有人都涌上街头:用桶式风琴演奏威尔弟曲调,随处可见人们高喊着“威尔弟万岁!”,“V.E.R.D. I.”不仅是威尔弟的名字,更是“意大利国王埃马努埃莱二世万岁!”的简写,所以这不仅是在为音乐大师欢呼,更是在为意大利国王欢呼。
按照歌剧成功出演的惯例,“奥赛罗”首演后,载着威尔弟回到“米兰”(当时人们对米兰艾特德大酒店的亲切称呼)的马车被米兰人民从马上卸下并拉着。 等威尔弟一回到酒店房间,人们又聚集到他房间的阳台下开始呼喊他的名字, 这位音乐大师和男高音塔马尼奥来到窗前,塔马尼奥向疯狂的人群唱起歌剧里的一些咏叹调。
威尔弟病重时,由于许多人在“米兰”外等候, 主管在酒店入口附近的墙上附上通知,以告知大家大师的身体状况,每天两到三次, 为了音乐大师在弥留之际不被打扰,曼佐尼大道上散乱铺着稻草以减小马车和马发出的噪音。 时至今日,在酒店的一面墙上仍挂着金属牌,上面写着: 这座房子拥有朱塞佩·威尔弟大师的回忆,朱塞佩·威尔弟,一位享负盛名的贵宾,于1901年1月27日长存于此。这块金属牌是米兰市政府在其一周年祭日挂上的,它寄托着全体人民对这位音乐大师的怀念,怀念这位大师饱含着对祖国的渴望与希望,用天堂的和声使意大利人民的心灵重获新生。
在威尔弟看来,当时的“米兰旅店”,位置非常具有战略性:距斯卡拉歌剧院仅几步之遥,并且对面就是维尔比哥尼,他的一位好友,伯爵夫人克拉拉·马菲当时就住在维尔比哥尼。
Grand Hotel et de Milan hall 1900
1888年4月30日下午,酒店所有人, 斯帕兹先生带领全体员工欢迎尊敬的布拉干萨皇帝唐佩德罗二世和波旁王朝皇后克里斯蒂娜, 为这一时刻,斯帕兹重新装修了皇家套房,以及酒店入口和楼梯, 整个酒店都被郁郁葱葱的热带花园环绕。
皇帝住在酒店时得了严重的胸膜炎, 为使其女儿堂娜·伊莎贝拉能在巴西颁布著名且受争议的奴隶废除制法律,他推迟了返回巴西的行程。 为了庆祝这项盛事,斯帕兹委托建造了一座雕像,雕像塑造的是一个杀死奴隶制毒蛇的羽翼印度人。. 这座雕像现仍矗立在酒店入口处。
1902年4月,伟大的男高音恩里科·卡鲁索入住酒店,他当时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为托斯卡尼尼指挥的名为“日耳曼尼亚”的新歌剧演唱。 佛雷德·盖斯伯格,留声机公司的留声机录音工程师,被卡鲁索的声音打动,该公司原计划录制一张专辑,却因得知卡鲁索索要一百英磅才同意录音而退出。 这时,盖斯伯格决定个人赞助。 音乐历史上第一张平面密纹唱片就这样在米兰艾特德大酒店的公寓诞生了。
一面墙将一个金属漏斗与一个奇怪的录音装置隔开,卡鲁索就站在这个金属漏斗前演唱了十首歌剧咏叹调。 两个小时后录音完成, 卡鲁索获得一百英磅后去吃午餐, 就在盖斯伯格决定赞助时,一个伟大的想法就诞生了,卡鲁索后来成为世界最著名的男高音之一。
到了现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 酒店最杰出的宾客之一是塔玛拉·德·蓝碧嘉,一位美女画家,真正疯狂岁月的女儿。 作家加布里尔·邓南遮似乎爱上了这位美丽的波兰画家,希望她为他在Vittoriale的肖像进行上色,邀请她到“米兰”, 在他送给她的公寓里的一些信件证实了当时他们之间热切的通信往来。 米兰艾特德大酒店于1931年进行了彻底翻修,每间客房配有现代浴室,自来水和电话, 富有魅力的美式酒吧聚集了上层社交圈, 这个城市里谈论最多的酒店拥有精致的美食和最完美的服务。
1943年,随着一个可怕的轰炸(斯卡拉也受到了袭击),酒店的整个第四层被催毁了, 紧接着,美国军队第五旅接管了酒店, “米兰”成为联盟战士度假奖例的地方。 有时,酒店甚至拥有自己的“军事统管”, 聚会、舞会和音乐会在奢华尊贵的“餐厅”举行。 1946年6月24日,酒店最终获得和平。
由于声望保持完好,“米兰”再一次复活了。战后建筑师乔瓦尼·穆齐奥(现代运动的主要代表)即刻开始修复最古老最负盛名的米兰酒店这漫长而艰辛的工作。
Grand Hotel et de Milan hall fine 1800
玛丽亚·梅内吉尼·卡拉斯1950年到1952年间在斯卡拉参演时常入住米兰艾特德大酒店。 她和她的丈夫梅内吉尼为戴哪件珠宝可以在前台开着的安全箱前争论数小时。
1969年,企业家Manilo Bertazzoni与新管理层一同认为翻新大厅及其它接待室,让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的家具更加光鲜的时候到了。 他的女儿丹妮拉和她的搭档时装摄影师罗科·曼奇诺将“米兰”打造成摄影师、模特、设计师和艺术家的参照点,以及在他们周遭移动的所有“美丽世界”的参照点。 “米兰”成为摄影及时装表演的基地。
有史以来第一次,酒店被用来展示还不出名时装设计师的作品。 那时的服装周,不难见到在最不寻常的地方设立自有展厅的年轻时装设计师。 酒店的每一个角落: 门厅、卧室、底层衣帽间,甚至古老的斯蒂格勒升降机(那时已出现故障,停留在底层),都用于展示最多样化的时尚元素。 劳斯莱斯银云与一名身着制服的司机停在酒店门前,随时候命将酒店宾客带往他们想去的地方。
“米兰”成为一家有趣时尚的酒店。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见证了意大利“成衣”热潮, 酒店正式向时装界开放。 费雷和他的制作人马提奥利, 许多人在成名之前在此接受“洗礼”。 五点钟享受音乐茶会的高品质生活开始了,12月7日Scaligeri鸡尾酒,除夕联欢盛会。
“米兰”一度成为斯卡拉歌剧院的“附属建筑”。 它的一位常客,著名的横笛吹奏者,被昵称为“金色长笛”的Severino Gazzelloni曾午后在酒店安静地排练, 因为许多客房相互连接,仅隔着双重上锁的大门, 这时大师听到敲门声,以为自己制造了太多的噪音,便调低八度, 可还是听到敲门声,于是他将音量调得更低,几乎听不到, 这时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传来,请求他大点声吹奏以便她在自己的房间里能享受到美妙的音乐。
维托里奥·德·西卡是另一位常客。 1974年,为了他的电影《旅行Ⅱ》(他和索菲娅·罗兰担任主角)的一个镜头,他把当年威尔弟公寓的起居室变成了他电影里的卧室,理查德·伯顿与年轻的安娜贝拉·因孔特雷拉占了这个卧室, 所以你可以经常碰到伯顿舒适地陷在酒吧沙发里细细品味着一杯伏特加。
1990年至1993年实施的近期重要翻修工程中,我们重现了皇帝马克西米安于公元250年建造的防御墙的一部分, 这代表着米兰在防御、象征、边界方面的重要特性, 当时建筑的核心技术就是用强性水泥浆将零砖碎瓦凝固在一起。 今天,从唐·卡洛斯餐厅来到地下酒窖,我们就可以看到经过细致修复的防御墙的遗址, 这些遗址位于房屋中心,四周被意大利及世界名酒所包围。
这重要的翻修工作使我们重现了被前期翻修破坏掉的最后留存的一些建筑形式,如酒吧里的花岗岩柱子,大厅和古老的升降机。 对历史遗址的细致修复,对酒店的功能及科技升级,使米兰艾特德大酒店通过完好保存十九世纪米兰贵族豪宅的古老魅力而重现昔日风采。
我们要衷心感谢各界朋友,特别要衷心感谢您光临Franco Maria Ricci,游览意大利语俱乐部、斯卡拉歌剧院、恩里科·卡鲁索博物馆。
Booking direct via our hotel website is the best way to book.